霞公树

作者:向平 时间:2010/5/20 20:46:15 3707人参与 10 评论


       很少的时候,听奶奶说,村后山林尽头路边那棵大树是霞公树。我好奇地问奶奶,霞公树是什么树?
       奶奶说,霞公树就是长了好多好多年的古树,很大很荫的树。还告诉我,不要在那棵树下撒尿,不要在那棵树下停留,也不要碰那棵树,甚至不能用手去指着那棵树。
        我说,为什么?奶奶好象不怎么愿意告诉我了,也许是不能随便解释吧,一解释就会带来什么麻烦。
       后来我发现,果真没有谁在树前停留,更没有谁在那棵树下做过什么。村里人从那棵树下走过时,从不停留,走得很匆忙。就算是在老远的地方,人们嬉嬉笑笑,但到了树前,就会紧闭双嘴,表情严肃。我想,向晚辈告诉这样一个规矩的人,绝不止奶奶一个,应该是家家户户都这样告诉过,才会表现得这么默契。
        那是一棵古老的皂角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棵树,又是什么时候长成这么枝叶繁茂,郁郁葱葱,阴阴森森,足有四丈来高,占了20多个地面平方。远望去,好象是堆在路中央的一座小山包,将村院通往小镇小路的另一头隔断、隐蔽。如果没有这棵霞公树,这条路应该是直的。有了这棵霞公树,人们就绕着这棵树踩成了一个直径很大的半圆。 
        小的时候,有很多同伴,云是其中一个,她的母亲是一个高大的哑巴,她继承了母亲的优点,长得漂亮,很逗人。还有一个伙伴叫林头,从小就死了爹娘,跟着他奶奶过,因此有点野性。我们这些同伴经常会在村院后面那片山林中间的小路玩拖草船的游戏。玩着玩着,就会有一些调皮捣蛋的顽童一阵凶吵。
       有一次,是傍晚,玩得过火的时候,邻家同伴林头就开始逗云妹子。只见他对着云妹子大声的出洋相对子:“一九八零年,我和你娘开轮(零)船,轮船开不叫,你娘吃麻吊,轮船开不响,我就孔呱你的娘!”这样一遍遍地对着云儿喊,喊得云儿气急败坏,拿着那石头就去追林头,林头奔跑的速度很快,云儿追不上就“呜呜”大哭。当林头跑到那棵霞公树下的时候,碰巧云儿的哑巴娘从小镇回来。村里的小孩都怕她娘,林头也怕,不敢前进,但回头是拿着石头的云儿,也不敢往回跑。于是,就钻进了那棵霞公树下的灌木从里躲起来,只见外面是云儿继续不断的哭闹,还有哑巴娘嚎嚎大叫,折腾了很久都不走,林头不敢钻出来。
      不想接下来意外就发生了。只见云儿哭着哭着,突然仰天倒地,白眼两翻,口吐白沫,张着口想哭哭不出来了,全身还不断抽筋。这一下,急坏了哑巴娘,叫来了村里很多人,都试着喊云儿的名字,也不见任何反应。要说是死了,却又见她直直地望着众人,很是恐怖。要说活着,就算你揪她、喊她,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闹腾了一阵之后,村里年长的公公说,小云是中邪了,连忙招呼来村里的锣鼓班子,带着家伙,在云儿身边使劲的敲打。   公公拿着一个碗,碗里装着米,和着茶叶,往云儿的身边、头上、脚上使劲的撒,边撒还边放开嗓子喊:“云儿回来了么?!”他喊一句,就见云儿的爹使出最大劲应一句:“回来了——!”云儿的母亲也在旁边“嗷嗷”应一句。
      这么锣鼓敲来敲去,公公喊来喊去,茶叶米撒来撒去,云儿的爹应来应去,云儿的娘“嗷”来“嗷”去,不停的折腾了到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才见云儿突然“哎哟”、“哎哟”的叫,她终于醒来了,又跟一个正常人一样,却见她好奇的望着这么多人。有人纷纷问云儿是怎么回事,云儿不知道发生什么。
       云儿总算有惊无险的活过来了,她爹娘异常感激,不知所措,使劲的朝着公公和周围的人磕头跪拜一通,一阵后,大家散了场。黑夜又暂时恢复了往常的寂静。
       正当人们快要睡下的时候,又从院后树林隐隐传来了小孩凄惨的哭声。村里有几个人就又起来了,打着火把顺着哭声找过去,还是在那棵霞公树,原来林头被人遗忘了,一直没有出来。
        人们平常很同情这个孩子,见他哭得很揪心,便要他立即出来。他却只有哭声,一直不出来。于是,两个大胆的年轻人便在火把的照耀下,翻开灌木丛走进去,只见林头躲得很深,哭得泪留满面。
       大人要林头站起来,林头使劲摇头,好象站不起来了。于是大人就把他抱了出来。林头在大人身上使劲的哭,双手抱着左脚,还不停喊“哎哟”,呻吟得很痛苦。
        大人们急忙抱着林头敲开了公公的门,要公公救救这个苦命的孩子。公公让林头躺在堂屋里,他在神龛面前烧起了纸钱,口里念着咒语,好象是请师傅,然后他就找来一张很大的黄纸,用朱砂笔画上咒符。接下来,他将纸钱灰和在一碗清水里,在口里含一口水,往林头的腿上喷。喷完之后,就又烧起纸钱,拿着一副卦,口里喊着“师傅,要个阳卦”。“啪”地打在地上,却是个阴卦。这样来回打了七卦,不是阴卦就是胜卦,就是不见阳卦。
       以前公公的卦很灵的,人家在外受了惊吓,或是丢了东西,还有病痛的,算一卦,准能成。唯独今天晚上不灵了。可能是云儿,把各路神仙师傅请累了。
       林头的奶奶还在20里以外的亲戚家做客,大家只有给他做主了,送镇医院。镇医院说,无法诊治,要去县医院。县医院说,腿要锯掉才行。
       真是祸从天降。我的天哪,两个小孩子一个稍微有点过火的玩笑竟然酿成如此的悲剧。霞公呀霞公,你真是如此的神圣不可侵犯。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村子里的人一代传一代,传着这个古训。现在,一个本来苦命的小时候同伴成了瘸子,他可以现身说法了。这么多年,村子里的人更不敢从那个阴森的地方走过。
        后来,人们从村子前面开了一条大路,已经硬化了,人们再也不走后路,大路向前直通小镇。那颗霞公树被浓密的森林包围着,几十年都没有踏入半步,成了一个被遗忘的文物。

35
相关链接:  http://www.jiaoyucong.com/WenXue/200620787.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向平     责任编辑: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1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或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 向平
  • 来自:湾头桥
  • 现在:邵阳市
  • 性别:
  • 注册时间:2010/3/27
  • @TA留言